• 您正在使用的“网站标准版”已到期,网站的付费功能即将被关闭。请尽快续费。

Tek-jin Nam:通过增强设计在未来的人工制品中创造人文价值

面向未来的设计教育与实践

人工智能与新一代的用户体验


随着人工智能赋能技术(AI-empowered technologies)的快速发展,未来设计师有望发挥新作用。我们需要为设计学科做好准备。我推测设计师的整合作用将会受到更多关注;未来设计师会像电影制片人一样工作,不仅会与人类角色、也会与计算机生成的人造角色合作;创建定制设计方法论和设计工具的能力,将会成为必备新技能;最重要的是,需具备更高的灵敏度,以便设定正确的方向并确保设计的质量。——Tek-Jin Nam


Tek-Jin Nam,教授,现任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工业设计系主任。Tek-Jin Nam毕业于KAIST的工业设计系,获B.S. 和M.S.学位;后获布鲁内尔大学的设计技术博士学位。他是KAIST的交互设计研究实验室负责人,“设计研究档案”杂志的副总编辑,IASDR(国际设计研究协会)执行委员会成员。他的主要教学课题包括交互原型、交互式产品设计、系统设计和设计研究。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以设计为导向的人机交互,专注于创造以人为中心的未来产品和服务价值,并系统地接近创意设计和创新;此外,还涉及整合设计研究和实践。


为未来设计作准备的一种方法是关注增强设计(AD)。从狭义上讲,增强设计是一个将新兴技术(如增强现实、人工智能)应用于设计的研究领域。从广义上讲,它是一种方法和工具,用以探索未来的人工制品将如何丰富我们的生活,并同时识别支持创造它们的设计活动。


Simon(1996)将设计定义为“针对偏好情境的行动方针”的设计。对许多人来说,首选的状态是幸福。因此,设计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创造可以为我们带来幸福的事物的活动。这种解释呈现出两个问题。首先,什么是真正的幸福?第二,哪些人工制品提供了这样的幸福?


Seligman(2004)认为幸福的生活就是愉快的、美好的和有意义的。

1 “愉快的”生活是尽可能多地享有快乐;

2 “美好的”生活意味着改变工作、爱情、友谊、休闲以及育儿的状况,这样人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做想做的事,并且生活中能有更多的流动性;

3 “有意义的”生活指的是超越自给自足的发挥自己的价值。

Seligman强调,追求新技术可以丰富幸福生活的以上三个方面,能够让普通人更快乐,而不仅仅是让悲惨的人不那么悲惨。


未来的设计需要考虑如何为人们带来超越实用性和追求效率的快乐(例如感情、流动性和意义)的关键驱动因素。Borgmann(1984)将人们在现代社会中感知和消费技术设备的方式称为“设备范式”。他将感知和使用技术设备,与人们日常中的焦点事务开来。焦点事务蕴含某种核心意义,必须通过与实践的密切联系才能实现这种意义。许多人工制品,当它们成为技术设备时,会失去焦点事务的特征。例如,短信app替代了手写的情书,却缺少同样的乐趣; 同样,自动驾驶汽车消除了驾驶的乐趣,智能温室剥夺了人们从事园艺的快乐。


Seligman的”积极心理学“和Borgmann的“设备范式“可以作为增强设计的指导。 从增强设计角度创建未来的人工制品时,理解和定义人们的首选状态至关重要。 以人为本的设计师需要对人有充分的了解。此外,以人为本的设计应与创新设计方法相结合;设想基于创新文化和社会场景解读的新选择,与加强对人及其存在语境的系统理解同样重要。


我们需要更多的设计研究,以测定创造未来可替代方案的最有效方法,并反思这些可替代方案将对人们生活带来的影响。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将需要新一代的设计工具、设计角色和设计教育模式。一项基本设计任务是探寻这些未来技术的优势是什么。我们必须通过批判性反思,以测定哪些未来的方向是可取的。未来的设计师需要具备敏感性,并能够提出融会贯通的美学设计解决方案。



翻译/撰稿:王琰迪

原文本来自Tek-Jin Nam本人提供的个人资料。

参考文献:

Simon, H. A. (1996). The sciences of the artificial. MIT press.

Seligman, M. E. (2004). Authentic happiness: Using the new positive psychology to realize your potential for lasting fulfillment. Simon and Schuster.

Borgmann, A. (1984) Technology and the Character of Contemporary Life.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